我国肝胆外科的前沿是什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山城重庆,一株令中外专家炫目的科研奇葩盛开了。来自法、美、德、日、匈等国及国内30多名肝胆外科顶级专家汇聚一堂,亲眼目睹了“肝癌切除术” 、“肝胆管结石病的肝叶切除术”等系列手术表演。进行该项手术表演的就是把我国肝胆外科治疗推向国际前沿、捧回“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肝胆外科的专家们。

  在肝脏器官中,有一个精巧却异常脆弱的部位,叫做肝门,就是这样的一道门槛标出了外科手术的禁区,多少个世纪以来,使医生望而却步。几千年间,肝门一直对外科医生紧闭着。

  2001年2月9日,人民大会堂里,一位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上了主席台,接受了2000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全军肝胆外科研究所,对肝胆管结石及其并发症的外科治疗与实验研究成果,被写进了世界医学史。肝门这扇沉重之门,终于被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肝胆外科的创建者黄志强院士用手术剖开,揪出了里面的病魔———肝胆管结石。

  〔相关链接〕肝胆管结石是中国和东南亚各国的常见病,我国肝胆管结石病人超过2500万。由于肝内胆管位于肝实质深处,毗邻重要血管,长期以来被视为外科手术禁区,其诊断和治疗十分困难,死亡率曾高达70%以上,是我国胆道疾病的首要致死原因,也是腹部外科领域的重大难题。

  在西南医院肝胆外科中心资料室,一份已经变黄的病历档案上记录着:“向某某、男、24岁,于1957年6月30日第1次入院。右上腹部阵发性疼痛,畏寒,发热,伴有恶心、呕吐及轻度黄疸已4天……”我们摘录主治医生黄志强通过对病人胆道造影,果断地对病人作出的诊断结论:“肝胆管结石及狭窄,屡有胆道炎之发作,病变主要局限于左侧,故拟行肝内外胆管探查取石及肝左叶切除术。”这一结论当时在医学界引起了不小的震惊。因为黄志强提出的这一疾病的概念是全新的。

  1957年9月26日,这个日子被记载进了世界医学史。这天,被黄志强诊断为肝内胆管结石的病人,由护士送进了手术室,手术主刀就是黄志强。果不其然,手术证实了黄院士的诊断是正确的,从患者肝内胆管取出色素结石3枚。

  神奇的肝门打开了,他们踏上了探索之路,挑起系统研究肝胆管结石的重任,黄志强教授率领学生们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了艰苦的技术攻关。他们对千余例结石症临床病例资料和胆结石标本进行系统分析和研究后,终于发现肝胆管结石形成的三大基本病理因素,率先提出了“肝胆管结石”这一新概念,为肝胆管结石提供了理论基础。从而使肝胆管结石的远期疗效优良率从50年代的10%迅速提高到73.9%。

  肝移植作为手术中复杂的一种治疗技术,是治疗终末期肝病惟一有效的手段,也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医疗机构学术水平的重要标志。

  展开全部院士大夫吴孟超——记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

  科医院院长吴孟超院士做完两台肝癌手术,匆匆赶到上海市杨浦区工人文化宫,参加正在这里举行的吴孟超先进事迹报告会。

  吴孟超勇于创新、情系病人的先进事迹,引起在场1200多名干部群众的强烈共鸣。

  从“三人小组”发展到今天拥有660张床位的世界一流肝胆疾病诊治中心和研究所,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发展历程中的每一步无不凝聚着吴孟超的心血。他说:“建设国际一流的肝胆外科学科是我一生的奋斗目标。”

  从马来西亚回国参加抗战的吴孟超,1949年在同济大学完成学业,成为一名外科大夫。他拜师于“外科之父”裘法祖教授,从事肝脏外科研究。

  1958年,一位国外的肝脏外科专家访问中国时断言:中国的肝脏外科至少要二三十年才能达到国外当时的水平。

  中国人怎么不行?吴孟超彻夜难眠。半夜时分,他披衣而起,写下“卧薪尝胆,走向世界”八个大字。

  吴孟超没有退缩——在向世界肝胆外科高峰攀登的道路上留下一个个闪光的足迹:

  他和同事创立的中国人肝脏“五叶四段”的经典解剖学理论,被评为新中国成立以来肝脏外科的首项重大突破;

  1960年,他主刀成功完成国内第一例肝癌切除手术,不久又发明了“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法”;

  1963年,他主刀成功完成世界首例中肝叶切除术,而此时,距那位外国专家的预言仅仅5年!

  之后,他又成功切除迄今为止世界最大的肝海绵状血管瘤,成功为仅4个月大小的女婴切除肝母细胞瘤,成功完成世界首例腹腔镜下肝癌切除术……

  国际著名肝脏外科专家评价说:吴教授对肝癌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工作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他的成就令全球同行所瞩目和敬佩。

  吴孟超并不满足——他把目光瞄向世界肝胆外科研究的前沿,向着更高目标发起冲锋:

  在他的带领下,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率先在国内建立了第一个肝癌专业性基础研究实验室,取得多项突破性成果;成立了中德合作生物信号转导研究中心等4个在国际上具有较高影响的基础研究基地。

  之后,他又提出“二期手术”概念和“肝癌复发再手术”观点,提出肝硬化肝癌的局部根治性切除的概念……

  吴孟超先后获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一、二等奖26项,发表有代表性学术论文230余篇,主编专著15部。

  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后,吴孟超将国家奖励的500万元和解放军总后勤部奖励的100万元全部投入基础研究!

  50年来,主刀完成13600多例肝胆手术,术后患者最长的已存活40年,至今还健在。

  2004年9月,湖北女孩甜甜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求医于吴孟超。这个20岁刚出头的姑娘中肝叶上长了个巨大的血管瘤,严重压迫第一、二、三肝门,随时会因血管破裂大出血而死亡,手术风险很大。

  吴孟超用了5个小时,成功将瘤体完全切除。如今,完全恢复健康的甜甜还经常来信来电话,感谢吴爷爷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吴孟超常说,病人没有高低贵贱,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作为医生,只有为他们解除病痛的义务。

  冬天查房时,吴孟超总是先把手在口袋里焐热,然后再去接触病人的身体。每次为病人做完检查之后,他都顺手为他们拉好衣服、掖好被角,并弯腰把鞋子放到他们最容易穿的地方。

  “漠视病人的生命,就是亵渎医生的神圣称号。”吴孟超认为,如果一个医生对病人不负责任,那就失去了作医生的基本资格。

  手术时,吴孟超用的和消炎药都是最普通的,结扎都是用线而不用专门的器械。他说:“有的人用器械,‘咔嚓’一声千把块进去了,我用手一分钱不花。”

  吴孟超深情地说:“只要能拿得动手术刀,我就会站在手术台上。如果有一天能倒在手术台上,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吴孟超以老师的责任、大师的气度和宗师的风范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肝胆外科专科人才,有力推动了我国肝脏外科事业的发展。

  现在的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拥有一个结构合理、水平高超的肝胆外科学科人才方阵。王红阳教授新近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杨甲梅教授先后获得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一、二等奖6项,被评为总后首批科技银星;沈锋教授在国内外发表论文70多篇,被评为总后首批科技新星、上海市曙光学者。另外,还有获得军队伯乐奖、治疗血管瘤的专家姚晓平教授,有获“中国有突出贡献博士”称号的胆道科专家张柏和教授,有被誉为书写病理诊断“金标准”的丛文铭教授……

  吴孟超先后培养了78名硕士、56名博士和19名博士后。目前,他的学生绝大多数成为我国肝脏外科队伍中的中坚力量,其中1人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18人次被评为中国青年科学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总后“三星人才”、中国有突出贡献博士、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者等。

  10年来,全国、全军先后有1000多名进修生在吴孟超身边完成学业,他们回到各自的医院后,不少人已成为科室和医院领导。

  吴孟超不仅敢于超越自我,还鼓励学生超越自己。他常说:“只有学生超过了老师,才是老师的成功。”

  熟悉肝胆外科的人都知道,间歇性肝门阻断法是吴孟超创立的经典的肝脏手术止血理论,已经被中国肝胆外科界沿用了几十年之久。2004年,吴孟超指导学生周伟平教授完成不阻断下腔静脉的全肝血流阻断法。前不久,在他的鼓励下,杨甲梅教授完成了国内首例半肝完全血流阻断下的无血切肝术,进一步完善了肝脏手术的止血技术。

  吴孟超说,我这一生有三条路走对了:回国、参军、入党。如果不是在自己的祖国,我也许会很有钱,但不会有我的事业;如果不在人民军队,我可能是个医生,但不会有我的今天;如果不是在党组织,我可能会做个好人,但不会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分子。所以,当我的人生价值在自己热爱的祖国和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人民军队中实现了的时候,我的快乐是不可言表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