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球场有“虎爸”出没

  中国高尔夫还没能出“老虎”,但早五年、十年就出了不少“虎爸”、“虎妈”。去年希望赛,单轮领先的李昊桐可怜巴巴地说:“今后嘛,就希望我爸别再打我了。”李爸爸是圈内有名的“虎爸”,儿子球打不好是要罚跪的。有次李昊桐球场里被人打了之后还手,爸爸知道后非但没心痛,又给了儿子一拳。

  最近两年,会动手打人的爸爸不多了,但替儿女背包、一路帮着看线指点的“虎爸”们,声音威严,也时常让孩子感到恐惧。昨天记者跟了一圈儿,就发现不止一个孩子沉着脸比赛,推坏一杆先看爸爸,但打完一洞也不跟爸爸说话。显然比赛、打球带给他们的不仅是快乐,要说“热爱”这运动,很难。

  其实关天朗的父亲,本站希望赛年龄最小的女孩儿、12岁的何思的父亲都承认打过孩子,当然他们也说“孩子大了就不打了”,而且以前打也不是因为打球的事。关爸爸说,他现在最严厉的训子方式就是吓唬:“再这样就不给你打球了。”但从来不体罚,训练一到7点必须收工,练不好就明天再练。至于陪同比赛嘛,关天朗的父亲说,孩子小的时候,家长跟着比赛是好的,可以让孩子体会到父爱、母爱,也能和孩子一同感受那些惊喜和偶然。若亲自当球童,就能更体会孩子的辛苦。

  关爸爸还说,“虎爸”让他一下子想起那些在美国训练的韩国球员。他们来自与中国相近的家庭背景,他们的爸爸更狠,常常一巴掌就打过去了。“所以韩国球员关键时刻打得好啊,平时承受压力惯了,大赛就能适应。申智爱是拿母亲车祸的抚恤金去学球,身高1米55,开球又近,但她就是加洞女王。决冠军的时候对手是一个人,她是两个人,她能不赢吗?”

  相比“虎爸”,球员身边“虎妈”倒很罕见,最多就是几个家长扎堆儿,爱互相打听成绩。何思和哥哥何益豪一起参加希望赛,父母各跟一个,何爸爸不说话,手里拎个小板凳坐得老远。妈妈则完全是“慈母”样儿,第一天女儿打完18洞嘟嘴撒娇:“后9一个球差2尺没推进,不然就是38杆了。”妈妈笑道:“39杆比40杆好。”14岁的张维维也有个特别心软的妈妈,“球打得不好,看她难过的样子,我们安慰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再去说她呢?小女孩儿晒得黑黝黝的怎么好看?但既然她喜欢,家长就支持。”张维维和何思一样会发嗲,去年希望赛海南站拿了冠军,就跟妈妈要了个MP4作奖励,“现在她ITOUCH,电脑,什么都有。”

  希望赛海宁站前两轮都领先的女子组选手吴莎,是中国高尔夫元老级人物吴相兵的千金。赛后最让记者震撼的不是她打球三年就有如此成绩,而是打球是为了多见见爸爸。吴相兵是吴莎从小的偶像,但他几乎天天泡在球场,陪伴女儿的时间很少。吴莎跟爸爸妈妈辩论了3个小时,终于获准打球,能每天都见到爸爸了。别的孩子赏抱怨家长跟随的压力,但这在吴莎看来却是幸福。因为即便开始练球后,爸爸也只当了她2个月的教练,就“转手”交给了别的教练,交给了球队。现在吴莎很享受一天训练七八个小时的紧张和劳累,有爸爸在,球场就是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