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头妹抖龙:带你走近ACG中的巨龙

  游戏带给我们的是快乐,而和游戏相关的许多元素以及灵感,本身就非常有趣。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电子游戏中,各种有趣的知识及元素吧,相信这能让你玩的更开心!

  遥想当年,每周掀棺而起只为看妹抖龙,如今,看不到妹抖龙的诸位也不必急着回棺,先跟着笔者看看ACG中还有哪些魅力四射的巨(萌)龙吧。

  不久前,广受欢迎的一月番《小林家的龙女仆》(以下简称《妹抖龙》)落下帷幕,作为一部既不中二也不矫情还轻松捧腹的日常番,妹抖龙的火爆不光是得益于京阿尼高水准的日常叙事刻画,其中形象风格各异的龙可谓是极大的看点——妹抖、萝莉、御姐、游戏宅、吃货一应俱全,再加上过硬的萌点和段子,使其深得各位不同口味的看官的喜爱。萝莉龙康娜的“不得了”也成为近期各大贴吧论坛的刷屏表情之一。

  在笔者看来,这种在日常主题中穿插进“非现实”元素,如神话、宗教、科幻等并融洽处理的手法具有相当的意趣。再加上11区人民“万物皆可萌化”的宗旨,使观众乐于在日常的轻松幽默中观看人与龙两种生物之间不同的习惯及认知偏差,以及主角如何调和这些差异,这正是制造矛盾推进剧情的经典手法。

  古往今来,龙作为从远古幻想神话中衍生而出的超人气形象,在无数的文学、音乐、绘画、雕塑等创作中都出现过,笔者想以此为引,带大家走近ACG中的那些巨龙。

  首先要话分两头,由于巨大的文化差异,东西方对于龙的认知相差巨大,难以一并概论。

  东方的龙文化要追溯到距今八千余年的新石器时代,随着生产活动的日趋稳定,人类对于自然开始了初步的探索。当时的氏族认为在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的背后,是有着“神灵”一般强大的力量在背后操纵万事万物,龙这个概念便应运而生——在万物背后统治一切的“图腾”,成为古人对于神性崇拜的具象体现。龙在华夏是天子的符号,在东方渊源文化的流传中,龙一直是强大、无所不能的瑞兽,从我们自诩为龙的传人中便可知。

  《大圣归来》中的小白龙正是东方龙的典型代表:角似鹿、头似牛、眼似虾、嘴似驴、腹似蛇、鳞似鱼、足似凤、须似人、耳似象。

  《龙珠》中那美星人制造的神龙、《千与千寻》中的白龙,都可看成祥瑞的化身。

  龙作为文化符号也被广泛应用,如《中华小当家》中出现的巨龙和特技厨师的徽章、《圣斗士星矢》中紫龙的庐山升龙霸、《犬夜叉》中杀生丸的奥义苍龙破,一龙出,日月黯,山河颠,磅礴之势尽显中华风范。

  《泰拉瑞亚》中的小白龙、《口袋妖怪》中的裂空座,都栖身高空,以风云雷电为伴,这正是东方龙的典型特征。

  好莱坞的动画电影也一向热衷在东方文化中加入龙元素,可以说龙正是东方文化的象征,是中华的民族符号。

  而西方文化中的龙却并非如此,龙(dragon)这个单词追根溯源可到古希腊单词(“drakōn”),意思是巨大的蛇、海怪。

  西方文化中的龙显得更为多元化一些,因为其受到了诸如希腊、北欧、巴比伦、凯尔特等诸多不同神话体系的影响,其形象造型也各异,不只是大众眼中的大蜥蜴形象。如《妹抖龙》中的御姐“尔科亚”全称魁札尔科亚特尔,原型是阿兹特克神话中的中美洲神祇,形象如长满羽毛的蛇,司掌丰收之神,与腾云驾雾的祥龙颇有几分相似。

  笔者将西方龙的特征概括为“爱宝物、爱搞事、爱喷火”,此次针对那些为人熟知的形象赘述一二。

  自古以来西方龙都对闪闪发光的宝物欲罢不能,《霍比特人》中的山下之王史矛革把遍地的宝藏当被子盖,托老的《霍比特人》、《魔戒》和《精灵宝钻》作为近现代西方奇幻文化的奠基作,其笔下巨龙的形象成为后世影视剧和游戏的重要参考。

  万神之王宙斯和王母赫拉的婚礼上,众多神祇纷纷献上贺礼,其中大地之母神盖亚赠以一棵结满金苹果的大树。宙斯下令派夜神的女儿赫斯珀里得斯以及一头巨龙看守,根据文献描述:金苹果“由一条长生不死的巨龙看守着,生有一百个头颅,一百张嘴巴里发出一百种不同的声音。”它从不睡觉,走动时飞鸟惊起,大地震颤。

  接下来的故事就很套路了,希腊神话中的第一猛男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用计策杀死了巨龙,骗过看守的赫斯珀里得斯,最终得到了金苹果。

  在古往今来的传统戏剧和故事中,勇者打败恶龙,获得宝藏,继而赢取白富美公主,得到国家走上人生巅峰的戏码不计其数,其故事原型大多可追溯到此类神话传说中。巨龙也在代代的流传中逐渐稳固了“宝物的看守者”的形象,并随之延伸出“敛财”、“爱宝物”等特征。

  《妹抖龙》中一天21小时都沉迷游戏的“大山猛”,正是大名鼎鼎的“法夫尼尔”,北欧神话中守护尼伯龙根宝藏的贪婪巨龙,后被齐格飞斩杀,它是后世诸多恶龙的原型。

  经典动漫《罗德岛战记》中,整个罗德斯岛最强大的生物——五头古龙各自守护着秘宝。五龙中的恶龙晨曦之星执掌着可赋予凡人绝对权力的支配权杖,为了得到权杖和为民除害,卡修王、主角帕恩以及黑骑士亚修拉姆与其在火山中殊死一战。

  作为最早一批引入国内的日式西方奇幻动画代表作,罗德斯岛战记场面之宏大、细节之华美、音乐之经典,一曲《奇迹之海》承包了笔者当年对于罗德斯岛的所有幻想。

  “吾名死亡之翼,天命之灭世者,万物的终结者。无可阻挡,无可违逆,吾即大灾变!”

  这句开场白相信魔兽玩家如雷贯耳,作为曾经艾泽拉斯的守护者,而后被古神侵蚀堕落的黑龙首领,想要毁灭艾泽拉斯大陆的所有种族。死亡之翼的历程是西方史诗中“堕落”的经典桥段,是傲慢的路西法,是愤怒的撒旦,放弃天堂,选择地狱,自甘成为邪恶的化身。

  不同于东方龙的良好形象,西方龙可谓是集合了混乱、毁灭、黑暗等诸多负面元素于一身。事实上,就像死亡之翼的经历一样,龙早期作为守宝者并不含有邪恶的因素,它在北欧被认为是力量的化身,维京的战船亦以龙头为饰。在圣经诞生之前,龙一直是维京、撒克逊等民族的符号象征,要说中世纪的龙是如何背上黑暗罪恶这口锅的,源头就是基督教的盛行。

  12章3节: 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

  12章4节: 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

  12章9节: 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根据启示录所言,基督教中的龙是撒旦的象征,弥尔顿的《失乐园》中,那条诱惑亚当夏娃吃下善恶树禁果,有了羞耻感以至于被逐出乐园,受到惩罚的蛇正是撒旦,也就是导致人类生来背负原罪的元凶。

  基督教传播的恶龙形象是如此深入人心,成为古往今来无数艺术形象的模板。西方文化中对于龙的认知也渗透进各种创作活动,当然也包括游戏,作为兼具气场与力量的最强生物,通过龙来演绎强大反派的手法屡见不鲜,使之作为游戏和动画中巨型boss的常客。

  《怪物猎人》中经典的巨龙数不胜数,有不少是猎人们的噩梦,从龙之信条的红龙,再到贯穿整个天际省的奥杜因,都是霸气的代名词。

  在四月份推出的第二季的原创动画《巴哈姆特之怒GENESIS》中,黑银之翼的巴哈姆特作为集合人神魔三族才勉强封住的恶龙,其出场只意味着一件事:破坏和毁灭。

  无数玩家的童年经典《魔神英雄传》,其中守护魔界的暗黑龙正是典型的西方恶龙形象,而剧中的神龙则是东方龙造型。

  《黑暗之魂3》最强大的boss之一,来自DLC环印城中吞噬黑暗的米狄尔相信已让无数玩家受苦连连。宫崎英高对于龙有着相当的执念,从一代的红龙、黑龙喀拉弥特、白龙希斯,到二代的罪龙,再到黑魂三的古老飞龙、风暴龙、深渊龙,龙元素的应用几乎到了泛滥的地步。立于桥头,以炽焰洗涤万物的巨龙也成为黑魂每一代的标志,或许老贼认为喷火的巨龙是中世纪幻想世界不可或缺的浪漫吧。

  艺术创作中的中世纪是个自由纵脱的时代,它危机四伏,一路的冒险必然伴随着流血和牺牲;同时它又无比浪漫,有天际和大陆、汪洋和冰原,有波澜壮阔的山河湖海、金碧辉煌的巍峨宫殿,公主在翘首期盼骑士,诗人一路传颂勇者的事迹。你跋山涉水,一身疲惫,夜色下推开酒馆的门,炉火正旺,狭小的木屋里,来自不同国度的陌生旅人一同高举美酒,不分彼此放声大笑,一旁美丽的姑娘手指抚过鲁特琴,她的歌声悠扬如琴音,她的目光脉脉如流水。

  为何中世纪成为无数游戏选择的题材和背景,或许那个时代有着如今终日生活在压力下的人们所憧憬的自由。在剑与魔法并存的古老大陆一路浪迹天涯,且歌且行,一路行侠仗义,战胜邪恶,每个人心底潜藏的英雄情结在这个陌生久远的年代被无限放大,得已肆意地畅饮美酒,做着美梦。

  而在这样恣意的冒险中,屠杀恶龙、拯救世界、迎娶公主,可谓是男人终极的梦想。

  由于基督教的影响,宗教及民间传说中出现了无数大同小异的恶龙,它们往往为祸一方,涂炭生灵,然后就会出现英勇的骑士与之厮杀并挽救被残害的百姓的故事。这种保护弱者,击退侵略者,牺牲自我的无畏形象与宗教传播中的圣徒精神不谋而合,于是在基督教的大力推广和人民的口口相传中,英雄与恶龙——保护与入侵、正义与邪恶两种对立的形象对其后无数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再加上骑士小说在底层民众之间的广泛传播,诸多因素推波助澜之下,龙的邪恶形象根深蒂固,龙与英雄成为了永恒的故事原型。如今谁也说不清究竟是英雄的故事需要恶龙,还是恶龙成就了英雄,两者或许本是对立统一的两位一体。

  而日本国民级RPG《勇者斗恶龙》,以它那欢快宏大的交响乐,鸟山明的画风,再加上用通俗易懂,老少咸宜的故事来表现龙与英雄的冒险母题,成为其30多年经久不衰的原因。

  基督教中从来不乏屠龙轶事,但要说到历史上最著名的屠龙者,就不得不提到圣乔治这位在西方艺术中被不断演绎的英雄——自古以来他都是骑士和圣徒的精神符号,也是不少国家的精神信仰。

  俄罗斯的国徽中央手持长矛,将毒龙钉在地上的白马骑士即为圣乔治,龙血在地上流淌成巨大的十字,成为圣乔治旗的图案。在西方,每年的四月二十三日即为圣乔治日,人们会挂起红色十字的纯白旗帜。

  说到屠龙英雄,还要提到欧洲三部英雄史诗中的两部:《尼伯龙根之歌》和《贝奥武夫》。

  《尼伯龙根之歌》脱胎于北欧神话体系,叙述了屠龙英雄齐格飞传奇的一生和勃艮第王朝的陨落。它将虚无缥缈的神话与历史片段结合,整体充满了希腊悲剧式的宿命感——顽抗命运的悲剧英雄,光明与黑暗绵延不止的抗争,是部雕刻民族风骨的伟大诗篇。

  《圣斗士星矢》中最强的神斗士捷克弗里德,正是齐格飞的再世,拥有北欧神话最强勇者的称号。

  相比《尼伯龙根之歌》,《贝奥武夫》成书更早,是古英语最早的史诗,同时流传度更广,有不少改编创作的影视剧。传奇英雄贝奥武夫斩杀巨龙后,也由于巨龙的毒液而死去,但其英雄事迹被代代传颂。

  07年也有过一款育碧的游戏《贝奥武夫》,与战神一样主打宏大的场面和怪物,再加上育碧所擅长的飞檐走壁式的动作要素,游戏体验可圈可点。

  每一个终日被生活和学习绑架的玩家心里或许都会有一个天马行空的世界,那里有无畏的英雄,有睥睨万物的巨龙。骑士的脚下踏着孤独和荒漠,远方是夕阳和城堡,踟蹰独行中,当风穿过荒野,吹响披风,小时候关于冒险的梦与诗篇,也在一瞬间穿过整个胸膛。

  自从美国于上世纪20年代首次以拟人化的处理手法将动物搬上屏幕后,各类以人为喻体的动物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这些被赋予人的意识和行为的动物创造了新的艺术形态并深受观众喜爱,从《猫和老鼠》到《冰川时代》,从《狮子王》到《疯狂动物城》,这也成为众多以迪士尼为首的动画电影公司的致胜法门。

  而日本自古就有发达的神话及精怪文化,他们崇尚八百万神明,认为万物皆有灵,所以以物喻人的表达手法被广泛搬上银幕并融合本土文化进行二次演绎。发展至今,二次元的世界有着数不清的非人类主角,但他们都被赋予人的灵魂,并通过技巧性的修饰塑造出深入人心的形象,其中当然也包括龙,昔日不可一世的恶兽摇身一变,变得身边触手可及的伙伴。

  《精灵宝梦可》的小火龙、《数码宝贝》的亚古兽,都能与主人心意相通,都是冒险途中不可缺少的伙伴,同时也都是勇敢而正面的角色,受到各个年龄段观众的喜爱。

  再到后来,或许是看惯了正常的女性设定,随着漫迷口味的改变,那些非正常的、非人类原型的女性角色得到了不少追捧。如steam上成名已久的七大名著之一的《巧克力与香子兰》(猫),不久前上架的《游魂2》(狐狸),日本AVG《勇者大战魔物娘》等,利用原型和角色之间的巨大反差,迎合了当今玩家追求新奇的心理。

  当然,在如此趋势下龙也不例外,从《龙之界点》中的傲娇萝莉萝丝、《零之使魔》中的美少女依露库库,再到《妹抖龙》中元气满满的托尔,这些由龙变化的妹子们一般都有着强大的实力以及不相匹配的孩子气性格,简直是教科书级的反差萌。

  作为《妹抖龙》人气担当和吉祥物般的存在,康娜的形象可谓大获成功,其萝莉体质、小短腿和小圆脸、好奇心旺盛、单纯、喜欢抱抱等特点圈粉无数。或许这些婴儿般纯真的特质会让人生起类似对于小baby的疼爱之情,加上各式萌到爆炸的表情刻画,也不难想象为何无数观众会父爱母爱泛滥了。

  在文化迈向兼容的当下,往后赋予龙的标签也许会越来越多,屏幕上会出现更多特色鲜明的龙女也未曾可知。

  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征稿活动:当金牌作者,开网易专栏,领丰厚稿费,得专属周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