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的天使凶杀案:警方破坏物证是无意还是

  在我们的潜意识中,总是对长相漂亮的人心存好感,也更愿意跟他们一起玩乐,可人性并不能以长相来区分,在2007年的意大利,便发生了这样一起“天使杀手凶案”。

  2007年11月1日晚,意大利留学生梅雷迪思·克尔彻在房间惨遭杀害。克尔彻是一名21岁的英国女生,案发时她正在意大利翁布里亚佩鲁贾城市大学作交换生。

  警方在一楼卧室发现克尔彻的尸体,她躺在地板上,臀部下方枕着一只枕头,衬衫被拉到胸部上方,身上盖着一件沾满血的羽绒被,脖子上有不少刀伤。然而这些刀伤都没有切断动脉,并且在死者体内发现了男性DNA,因此警方认为克尔彻是被人割破了喉咙,并经历了性侵以及钝器的多次打击,在极端的恐惧和绝望下流血过多而身亡的。

  由于法医没能及时测量尸体温度,导致警方无法判断准确的死亡时间,加上警员在搜证时的不讲究而弄脏了证物,都大大增加了案件侦破的难度。警方还发现死者的钱包、钥匙、信用卡、手机等不翼而飞,房间的玻璃也被一块石头砸碎,因此而判断这次案件是入室抢劫强奸杀人案。

  随着对一些目击证人的走访,几位嫌疑人也慢慢现身了。首先是有人看到在案发后一名黑人男子从死者住所方向仓皇逃跑,警方根据这条线索以及在死者房间提取到的指纹、掌纹、精液和一枚耐克鞋脚印把目光锁定在鲁迪·格德身上,鲁迪·格德因多起盗窃案已经在警局留名,可他虽承认自己在案发时去过死者房间与死者发生性关系,但他认定是死者自愿同他发生关系。

  调查范围一步步扩大,死者的舍友阿曼达·诺克斯及其男友拉斐尔·索勒希图的嫌疑上升了。有记者拍到案发后,诺克斯与男友在现场若无其事亲吻的照片。他们向警方提供的口供是案发当晚,他们整晚待在男友家,吸食过又看了法国电影《天使艾米丽》,第二日诺克斯回家时,才看到浴室中的血迹。

  然而在警方的不断审问下,他们的供词又一次次被推翻,索勒希图承认案发当晚自己去了酒吧做兼职,直至深夜才回家。二人的供词相悖,在即将面临牢狱之灾的情况下,诺克斯改口说是刚果籍酒吧老板帕特里克·卢蒙巴杀了她的舍友。可一名瑞士教授向警方提供了卢蒙巴的不在场证明,这使得诺克斯的供词再一次成了谎话。

  检察长朱利亚诺·米尼尼认定是诺克斯、索勒希图和格德三人联合逼迫克尔彻同他们玩多人性游戏,遭到克尔彻拒绝后,他们便对克尔彻实施了并用刀割破她的喉咙。

  警方在克尔彻的胸罩搭扣上提取到索勒希图的DNA信息,又在索勒希图厨房的菜刀上分别提取到诺克斯和克尔彻的DNA。最终警方将三人均逮捕,并判处有期徒刑16年、25年和26年。

  一审判决后,诺克斯的家人提出上诉,辩方律师认为证物存放不当而遭到污染,导致化验结果并不准确。法院也认为警方的取证存在太多问题,最终宣布诺克斯和索勒希图的罪名并不成立而无罪释放。

  诺克斯虽然回到美国,但公众对她的非议令她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于是她决定为自己著书自辩,这件曾闹得沸沸扬扬的杀人案在诺克斯的无罪释放后也告一段落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