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学珠心算好不好考级好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我发给资料给你,好不好自己看。就看你从什么角度看了,到底好不好,只有全面了解才知道,不然,你站的角度不同,得到的答案当然不一样了。

  2004年1月至6月,中国珠算协会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在财政部和教育部的大力支持下, 由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制订研究方案,经教育部组织的以柳斌同志为组长的、由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的教育学、心理学专家为成员的专家组论证通过。

  2004年7月9~10日,中国珠算协会与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课题组联合召开课题启动会,邀请所有实验学校(园)及有关省珠算协会的领导参加,明确说明课题要求和操作方法,并充分研讨了多方面的配合及组织、协调、管理问题。

  各实验点由中国珠算协会和各省珠算协会选定,再推荐给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课题组。中国珠算协会根据珠心算教育教学的实际,决定采取自然实验研究方法,由各点按照自己的珠心算教育教学的传统和惯例,自行决定珠心算课程设置方式、教材、课时等。中国珠算协会对课时提出明确要求,即各实验点的珠心算周课时数不得少于2节,不得多于5节,具体课时由实验点自行决定。

  1.研究方案主要通过智力测量和相关的调查研究相结合,来测量和分析各个点的珠心算教学干预每一学年和总体的对儿童智力发展的促进作用。

  智力测量的内容,小学有韦氏儿童智力、韦氏记忆、瑞文标准推理、注意划消、表象能力等四项测验。调查问卷的内容有9个:

  2.课题组根据预测验的结果, 中国珠协在总体选点中设置三所幼儿园和十七所小学作为实验学校。测量分前测和多次后测(小学三年三次后测、幼儿园两年两次后测)、,前测安排在9月(小学一年级新生入学,幼儿园四岁中班),每次后测安排在每年的6~7月(第一批实验点6月,第二批实验点7月)进行。课题组在各实验点所在的省市就近组织并培训了十几所高校的150名左右的心理学专业的博士生、硕士生,6~7人一组,定期并同时进驻各实验点进行测量。测试期间课题组赴每个点检查,确保测量的科学准确。

  3.所有实验点按照课题组提供的随机分班的具体要求,将学生按照性别、年龄、视力和利手四项指标进行随机分班,设置实验班和对照班,每班学生数要大于30人,两个班所有学生均未学过珠心算,并在前测结束后实验班学生统一开始学习珠心算。课题组严格要求小学生实验班与控制班的课程设置、教师、教材、课时等控制变量相同,除珠心算外两个班上述所有控制变量都相同,这样来突然出珠心算的教学干预作为惟一的自变量,学生的智力变化作为应变量。除对照班校外不学习珠心算外,对两班学生的其他校外教育因素不宜也不应该做干预,只能通过调研来分析家庭教育和校外教育对儿童智力发展的影响。按照课题启动会上课题组幼教专家的意见,尊重幼儿园包班保教的习惯,不做严格的教师变量控制,但两个班师资情况要尽可能的接近。

  4.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课题组本着客观中立的研究立场,对实验校执行课题要求的情况进行严格检查。

  由于每个点的珠心算教育教学模式不同,流派不同,因而只能逐个对实验点进行研究,来分析每个实验点的不同模式的珠心算在不同教学时间设置条件下在开发儿童智力潜能上的不同作用。因此,对课题而言,就不能笼统地说珠心算教育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效果好不好,而只能说每个实验点的珠心算教育对儿童智力潜能能的开发作用怎么样。这是与标书要求不一致之处。但这个实际情况有助于对比分析不同流派不同教学模式的各个实验点的珠心教学在开发儿童智力方面的效果有哪些不同,有助于总结各校优点并进而制订出能有效促进儿童智力发展的珠心算教育教学体系。

  按照课题的设计方案,珠心算教育开发儿童智力的效果要到课题结束后才能进行全面的分析。这里主要介绍第一批实验校的两学年的阶段性研究进展。

  从数据看,在严格的实验控制条件下,与对照班相比较,除两个实验点外,两年来的珠心算教学干预有效地促进了大多数第一批实验班儿童多项智力的发展,初步显示出珠心算教学干预对儿童智力发展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从两班儿童语文、数学的考试成绩对比看,珠心算实验班的成绩普遍优于对照班。英语的考试成绩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绝大多数实验校的实验班英语成绩好于对照班,但由于两班均有大量学生参加校外各种英语学习,因此就不能说英语考试成绩是珠心算教学的迁移作用。这初步验证了中国珠算协会总结各地珠心算教学的经验体会,而总结的“一科学习,多科受益”的珠心算学习效果。

  从数据上看,两个没有显著变化的实验点,后测二与后测一的数据相比较,都有增长,只是没有达到统计学的显著水平,具体原因后面要介绍。

  四、从测量数据和调查结果看制约实现促进儿童智力发展效果的珠心算教学中的关键教育因素

  两个学年的珠心算教学干预研究已经初步显示出珠心算对儿童的智力发展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同时,课题组进行的大量的调查研究又进一步分析了制约实现促进儿童智力发展效果的珠心算教学中的关键教育因素。而珠心算促进儿童智力发展的心理机制不在本次研究任务之内,对此我们更关注浙江大学唐孝威院士领导的对珠心算的脑科学课题组的研究进展。

  从调研情况看,测量数据是敏感的,比如,不严格执行随机分班,则两个班的数据就会明显显示出不平衡;又如,一个实验点的任何一项数据只要有显著差异,通过对各个点的调研看,就一定可从其教学内容、教学进度安排、课时数或教学方式方法等方面找到问题的原因。

  课题组通过调研认为,影响智力测量数据结果的珠心教育因素可以大致归于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课程设置,如放在数学课里或是作为校本课程单独开设、周课时数如何定等问题;二是珠心算的教学内容和教学进度安排等问题;三是教学方式方法问题。因此,问题可概括为课程和教学两大方面。

  从第一批实验点的测量数据和调查分析看,所有实验点有两种珠心算的课程设置方式,一种是延续以往三算结合的数学教学实验模式,把珠心算结合在数学课程中,作为计算方法多样化的一种,来逐步培养珠心算技能;一种是单独开设珠心算校本课程。上述两个没有显著效果的实验点,最主要的原因正是将珠心算设置在数学课中作为计算方法多样化的一种来实施,每节数学课只有不到10分钟的珠心算知识和方法的教学和练习,练习量明显不足,而珠心算之所以能起到促进儿童智力发展的显著作用,从教育心理学对操作技能和心智技能的培养研究看,是需要一定合理程度的训练量作为保证的。另外,将珠心算设置在数学课中,还需要进行更为严格的课程设计研究,因为珠心算与数学虽然都涉及数字计算,但有很大的不同,课程设计就是要研究能否和如何合理地将二者衔接配合。但我们看到,这两个实验点并没有有效的课程分析和设计,在新的数学课程中,仍是简单延续以往三算结合数学教学实验的经验,来进行珠心算教学,并且测量数据提示,这种课程设置方式阻碍珠心算促进儿童智力发展作用的有效实现。

  我们认为,以促进儿童智力发展为教育目标的珠心算不宜设置在数学课中来实施,而以校本课程单独设置的效果比较好。当然,这也是需要进行严格的课程设计的,这样才能很好地实现珠心算教育促进儿童智力发展作用。

TAG标签: 唐孝威学生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