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接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 原校长尚永丰卸任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终身讲席教授、著名生物学家饶毅6月25日正式接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

  全文1867字,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购买单篇后可畅读全文,也欢迎参与文末评论。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终身讲席教授、著名生物学家饶毅6月25日正式接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图/财新记者郭现中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终身讲席教授、著名生物学家饶毅6月25日正式接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原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尚永丰卸任,调回北京大学工作。同日,首都医科大学官网“现任领导”一栏中,校长一职已显示为饶毅。

  在当日的任免大会上,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强表示:尚永丰同志作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术水平高,在行业内有影响力,任职期间,围绕学校发展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发挥自身优势,积极推动改革,在教学科研、学科建设、组建高水平学术委员会、引进高层次人才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学校发展倾注了心血,付出了汗水。饶毅同志政治上可靠,专业能力突出,在神经生物学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长期从事科研、教学管理工作,对高等教育比较熟悉,思路清晰,视野开阔,改革创新精神和组织领导能力较强,在担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理学部主任期间,持续推进教育教学改革,加大跨学科交流合作,各项工作均取得了较好成效。

  饶毅1962年出生于江西省南城县,1983年获江西医学院(现南昌大学江西医学院)学士学位,后进入上海第一医学院(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两年后获得硕士学位。1985年,饶毅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攻读神经科学博士学位,六年后毕业并获得学位,论文为“果蝇神经发育中细胞间交流的分子和遗传分析”。

  1991年,饶毅成为哈佛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博士后,期间研究两栖类神经发育的分子机理。1994至2007年,饶毅先后在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和美国西北大学任教。2006年,饶毅成为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首名Elsa A. Swanson研究教授。

  2007年,时年45岁的饶毅离开西北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的职位回到中国,同年出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在当时,饶毅的归国被认为是中国科学界对人才吸引力提升的标志事件。

  一份与中国院士体系诀别的声明,引发学界和舆论热议。8月17日,首次参选院士即落选的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教授通过博客宣布,今后不再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以饶毅的成就,在中科院院士增选第一轮评审中出局,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更出乎意料的是,他宣告不再候选院士——饶毅对财新《新世纪》表示,“夹着尾巴才能做院士缺乏自尊”。

  今年49岁的饶毅,近年不断发表对中国科研体制的批评和评论。此次“不再候选院士”的宣告,是这位海归教授与中国科研体制之间的又一次撞击。

  如果有一天,人类有办法让子女不患遗传疾病,或者可以让肌肉多一些、个子高一点、学习记忆力好一点,我们会怎么选择?在1月15日《知识分子》主办的“科学将把人类带向何处”专场讨论后,一位国内科技金融机构的大佬坦言,去年末曾组织圈内人阅读了围绕基因编辑事件的一系列文章,了解其诸多危害性后,当场进行了一次无记名投票:假设有这样优生优化的技术,用不用?最终结果是,80%的人都选择用。

  “关键又很便宜,”该场活动的主讲人之一——北京大学教授、《知识分子》主编饶毅悻悻回道,基因编辑的成本“很快就会在10000元人民币以内,再过几年可能是三五千元就可以”。

  在活动问答环节,一位记者问及,基因编辑和转基因技术是何关系?是否存在理论上比较优良的一套基因,人类可以用它造福自己?

  2012年,新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诞生。这一新的技术作用强大,而且简单易用,因此门槛低、影响特别大。在什么范围应用如此强大的基因编辑技术,成为科学界、社会、国家乃至人类面临的巨大问题。对一般体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进行监管问题,符合伦理规范不影响人类遗传、不扩散到他人。而对人类生殖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则超出患者个人治疗、预防和健康范畴,会对人类社会遗传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挑战现有科研规范、有违人类道德伦理范围,也是国内外有关部门(如科技部、卫健委、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中国医学科学院,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等)、科学学会和团体(中国遗传学会、细胞生物学会等)对之普遍谴责的原因。社会上对缺乏透明和监管的基因编辑感到焦虑和不安。

  这是自2015年中国广州研究者第一次基因编辑人类生殖细胞后,法律法规没有跟上技术发展的必然发展。基因编辑人类生殖细胞具有“两低一高”的特点:医学必要性低、技术可控性低、群体危害性高。绝大多数病人家庭无需基因编辑、而通过基因测序后进行受精卵的选择就可以做到,且副作用更小。

TAG标签: 如何评价饶毅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