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极圈遇见中国历史 ┃ 关于斯瓦尔巴群岛和《

  很多人并不知道,北冰洋岛屿之多,仅略逊于太平洋岛屿。远超大西洋和印度洋岛屿的总和。北冰洋岛屿面积总和达到380万平方公里,当然这些岛屿陆地几乎全是永久冻土,并不适合人类生存。

  在无数北冰洋岛屿之中,有一个斯瓦尔巴群岛。这个群岛的英文名Svalbard的意思是“冰冷的海岸”。主岛西斯匹次卑尔根岛上有一个城市叫朗伊尔城。这是全球最为靠近极点的城市。南极点当然不可能住人,所以,换句话说,这里是人类距离生存极限最近的永久居留处。仅就这点,斯瓦尔巴群岛就要让我们膜拜致敬。

  《逸庐夜画》通常不说与中国无关的事情。所以,接下来我要说的当然还是中国历史:说一段鲜为人知、而又情怀满满的历史。

  斯瓦尔巴群岛位于巴伦支海和格陵兰海之间,总面积约6.2万平方公里,朗伊尔城就是群岛的首府。群岛放逐在世界的另一面,一直无主而存在。早在1194年,海盗发现斯瓦尔巴群岛时,以为是格陵兰岛的一部分。维京海盗时代,这个群岛就是神秘的海盗基地,拥有传说无限。也不知何时起,岛上陆陆续续居住了一些敢于和大自然分庭抗礼拼肌肉的好汉。他们不在乎冰天雪地也无所谓国籍归属。

  斯瓦尔巴群岛跟中国天生就有不解之缘:它的发现也和中国分不开。在大航海时代,1596年,为了打通北极到达中国的东北航线,荷兰人威廉·巴伦支率船队抵达该群岛。他将群岛中最大的主岛命名为“斯匹次卑尔根”,意思是“尖峭的山地”。由此斯瓦尔巴群岛因为寻找中国而被发现,被纳入了世界地理版图。

  此后几个世纪,英国、荷兰、丹麦、挪威、俄国等海洋强国都狂争其主权。然而终于谁也无法独吞这块极北之地。后来1920年2月9日,国际上14个国家约定:斯瓦尔巴群岛通行权和经济开发权为国际社会共享,但严禁将该岛用于战争目的或修建军事设施。

  1925年,由海牙国际法院主持的《斯瓦尔巴条约》正式签订。该条约规定,斯瓦尔巴群岛“永远不得为战争的目的所利用”,各个缔约国、协约国公民,可以自由进入和逗留,只要不与挪威法律相抵触,就可以在这里从事生产、商业、科考等一切活动。而群岛行政主权归挪威,责成挪威保护岛上居民安全及独具特色的自然荒野地貌。

  当时的中国是段祺瑞临时执政期间,参加了《斯瓦尔巴条约》的协约签字。《斯瓦尔巴条约》规定:中国侨民前往该岛经营各种事业即取得条约保障而享有均等权利。从那时到现在,斯瓦尔巴群岛成为中国公民在海外可以自由出入、逗留的唯一地方。

  当时的北洋政府风雨飘摇,战事混乱,经济困顿,在四面楚歌、朝不保夕之中。段祺瑞执政府竟然还能在全球列强虎视之中硬是挤将进去,成为《斯瓦尔巴条约》协约国,坚定地为中国力争一份宝贵的国际权益。不管从哪个角度说,此壮举值得后人点赞。

  如今许多人不知道,中国在三万里之遥的海外,还有这么一块拥有权益的地方。至今中国公民仍有权自由出入该群岛,进行正常居住、生产和科学活动。所以,如果你想去斯瓦尔巴群岛定居,想去就去,说走就走,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权益。

  鸦片战争后,近代中国和外国签订了许多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主权被侵犯,尊严被践踏。百年国耻令人痛心。而这个《斯瓦尔巴条约》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在境外伸张国际权益的条约,也为中国后来进入北极,铺平了国际法理之路。

  岁月倥惚,中国巨变。国人渐渐忘却了万里之外那块冰雪大地上尘封的权益。直到1991年秋天,中国政府才真正行使了这个权益。

  那年中国探险家高登义应挪威卑尔根大学Y·叶新教授的邀请,参加了挪威、苏联、中国和冰岛四国科学家联合的北极综合科学考察。开启了长达10年的中国民间北极考察之路,从而为中国政府的北极考察奠定了基础。

  就在那次探险考察中,Y·叶新教授赠送高登义一本《北极指南》,书中有《斯瓦尔巴德条约》的英文版。高登义将《斯瓦尔巴条约》带回国。中国终于昂首进入北极。

  1993年,香港科技协进会理事李乐诗乘飞机到达北极点,插上了中国的五星红旗;1993年,中国科协批准成立了中国北极科学考察筹备组;2002年夏天,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在北极斯瓦尔巴群岛的朗伊尔宾建立了“中国伊立特·沐林北极科学探险考察站”;2004年夏天,中国政府在北极斯瓦尔巴群岛的新奥尔松建立了“中国黄河科学考察站”……

  高登义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进行北极科学考察,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更主要的是使国家下决心来支持北极科考。中国北极黄河站的建立,实际上是由中国科学家通过非政府组织来促进的。而其中的一个根本依据是《斯瓦尔巴条约》。”

  斯瓦尔巴群岛至今定居居民已有3000多人,基本上是挪威、俄罗斯、乌克兰人,当然他们现在理论上算是挪威人。其实在人类之外,要说群岛主要居民还应该是北极熊。斯瓦尔巴群岛上生活着超过5000头北极熊,比居民人口多得多呢。

  《斯瓦尔巴条约》签订两年后,段祺瑞政府因八一三惨案而倒台,三年后国民革命军北伐完成统一,北洋政府统治时代结束。而在1927年10月4日,负责《斯瓦尔巴条约》签字的北洋政府总理陆征祥,在比利时布鲁日的圣安德诺修道院出了家。

  签订《斯瓦尔巴条约》,取得斯瓦尔巴群岛上的国家权益,这是北洋政府的一项光辉功绩。

  所谓北洋政府,又称北京政府,是指民国初年由袁世凯及其继任者于1912年至1928年建都于北京的中华民国政府。翻开历史教科书,对北洋政府的评价,历来都偏低,“残暴”、“反动”、“卖国”是北洋政府的三大判词。鲁迅曾评价北洋政府的统治,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

  笔者无意为北洋历史翻案。然则历史毕竟也有客观多面,纵然北洋政府万千反动,被牢牢钉死在历史耻辱柱,可是从全面的而不是个别的方面去考察,还不得不承认,北洋政府也有那么一点点不可忽视的正面:特别在外交、教育和推崇节气方面,确有诸多可陈之处。北洋统治时期与列强态度强硬,拼死抗争,在外交和边防上是于中华民族有大功的时期;北洋政府在教育上相当宽容和人性;北洋执政者大多对个人名节有着朝圣的情怀和坚定的固守……

  1917年,段祺瑞政府宣布中国加入协约国,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北洋政府通过对德国及奥匈帝国宣战,废除了它们的治外法权,终止了向它们支付清朝签署的庚子条约赔款,还赢得了暂停向协约国支付庚子赔款的5 年期限。开了突破了不平等条约防线月,北洋政府乘俄国十月革命之机派大将徐树峥出兵收复外蒙古,徐树峥举兵将清朝被沙俄侵占的买卖城,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唐努乌梁海等国土打了回来,完成了对外蒙古的收复!北洋政府在库伦设立“中华民国西北筹边使公署”,由徐树铮部在外蒙古驻防。1919年11月17日,外蒙古正式上书中华民国大总统呈请取消“自治”,废除中俄“蒙”一切条约、协定,外蒙古全境回到中华怀抱!

  北洋政府时期,中国以战胜国的身份参加1919 年巴黎和会,成为国际联盟的会员国并被选为国联行政院六个非常任会员之一。中国成为国际社会重要成员。巴黎和会上凡尔赛和约将德国在山东的权利转交给了日本,北洋政府强硬地拒绝在和约上签字。

  1924年5月31日,北洋政府和苏联签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也叫《中苏协定》。 废除中俄间一切不平等条约;苏联放弃帝俄在中国的一切租界、租地;苏联放弃庚子赔款的俄国部分;苏联取消帝俄在中国的治外法权和领事裁判权;中东铁路同意由中国赎回;承认外蒙古是中国领土,中国在外蒙古有完全的永久的主权。

  随后的华盛顿会议上,北洋政府和与会各国签署了《关于中国事件应适用各原则及政策之条约》,规定“尊重中国之主权与独立,以及领土与行政完整”。中国首次让列强修改不平等条约,挽回了众多权益。

  1925年6月24日,北京政府正式向各国政府发出修改不平等条约的照会,10月26日13个西方国家在北京召开关税特别会议,通过决议各国承认中国享受关税自主之权利,允许解除各国与中国间现行各项条约中所包含之关税束缚,并允许中国国定关税率条例于1929年1月1日发生效力。

  北洋政府对文化教育的宽容厚待、对媒体出版的开放态度、对的尊重保障,也比较值得称道:北京大学的“兼容并包”、《新青年》和《湘江评论》、五四运动......近代历史中绝大多数的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都是在这个时期崛起的。那时的文化人很爽,举国尊重如对大熊猫,薪资待遇宽厚的不得了,对政府不满,可以谴责政府,对领袖不满,可以抨击领袖,国内混不下去,说一句出洋,总有人会奉上丰厚经费。北洋时代成就了中国一个特定的新文化运动时代。

  北洋政府领导者的个人品质有许多是值得肯定的,如:吴佩孚以统一国家结束纷争为念,为租界之耻辱而发誓一生不踏进租界,反对签署任何卖国条约,反对将故宫拆除改议会;冯玉祥一生追求真理,为找到救国之路而奔波不断,为抗日他当尽家财,常不食荤而以大饼充饥;张作霖誓不愿作日本的走狗,最后被日本人谋害;徐世昌宁愿病死也不上日本人控制的医院就医;曹锟与高林蔚等汉奸划清界限,宁死也誓不降日;连张宗昌这种所谓浑人也还不含忽地奔国而回不替日本卖命......

  签订《斯瓦尔巴条约》时当政的段祺瑞,在清末民初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曾经显赫一时,他在个人品质上“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的“六不总理”而著名。他在生活方式上保持着相当的清廉,这点是当时举国公认的。

  段祺瑞对送礼特别严谨,有人送礼他只选一两样不值钱的留下,其余一概璧还。江苏督军齐燮元曾送来一扇宝石围屏,他的家人喜欢到半夜摩挲睡不着觉,可他隔天就退还给齐燮元。段祺瑞来钱不多花钱大方,经常经济周转不灵,挺不下去时他就打欠条到金城或大陆银行去借点钱。等到他发了工资一定全额还款,绝不应许哪家银行对他“赖账”免单。

  段祺瑞当政时太清廉,下野隐居天津后,他的经济十分窘迫。一国元首竟然住不起“公馆”,租了个私宅一家人挤着对付。段祺瑞日常开支亲自记账,想尽办法节约开支。他的一日三餐多以米粥、馒头、素菜为主,四季衣着均为布制。他也养不起仆人了,后来还是一些他当年的手下老兵,自愿轮流前来免费执勤,帮助他料理些宅内杂务。

  后来蒋介石得知段祺瑞确实生活不下去了,送上数万元救急,安排国民政府每月供给他两万元生活费,段祺瑞终于勉强可以维持生活了。

  “三一八”惨案彻底改变了段祺瑞的人生,政治生涯就此终结,而且为了表达对死难者的忏悔,段祺瑞立誓:终生吃素,以示忏悔,从此至死未曾破戒。

  段祺瑞晚年时,在日本人想引诱他出山搞华北五省自治,在天津成立所谓“中日密教会”,谎称段祺瑞为会长,更有人假借他的名义四处活动,组织便衣队,扰乱社会治安,助纣为虐。段祺瑞为此1933年避居上海,坚决拒绝和日本人合作。得到全国人盛赞。1936年,段祺瑞病逝,国民政府明令国葬。

  新中国成立初期,主席曾对章士钊说过:“段祺瑞其人有功有罪,已经化敌为友了嘛。”应该说,这是对段祺瑞的人品表现和保持民族气节的肯定。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