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8十大争议科技人物:贺建奎因基因编辑婴

  时间过得很快,2018年即将跟我们说再见,而在过去的这一年中,科技圈依旧无比热闹。特此,腾讯科技策划年终盘点系列文章,此文为年终策划文章第3篇。

  在本文中,我们将汇总2018年科技圈内最受争议的10位大佬,其中有不少都长期是科技板块的头条人物,比如贾跃亭、罗永浩、马斯克等。

  2018年8月8日,马斯克在社交网络上表示,计划以420美元每股私有化特斯拉,同时他还强调,私有化的资金已经基本到位,消息一出引来外界的广泛关注。面对这样的消息,一些特斯拉的核心投资者和公司核心高管都表示非常突然,因为在这之前他们并没有听到任何特斯拉私有化的消息,显然马斯克对他们隐瞒了什么。

  不过事情在17天后出现了变化,马斯克宣布特斯拉私有化终止,不过这件事可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随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开始对马斯克展开调查,将查明马斯克为什么要在社交网络上披露特斯拉私有化的消息,而不是通过监管文件,以及私有化行为是否符合投资者保护法。

  最终马斯克选择低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认错,双方选择和解后,他本人将退出特斯拉CEO之位(还要接受2.8亿元罚款),至少是三年内,他没有再次被推选为董事长的资格。不过这事并不算完,因为他还将面对美国司法部的刑事调查,发现马斯克故意欺骗投资者,不排除他可能面临刑事指控。

  除了上述麻烦外,马斯克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获得更多的流动资金,作为特斯拉目前最便宜的车型Model3,其量产一直都不算特别给力,而特斯拉整体在中国的销量接连下滑(2018年10月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主力车型Model S 仅卖出50辆,Model X卖出161辆),这些都让马斯克如履薄冰,而他本人也是寄望中国上海的工厂投入使用,能够大幅提升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

  11月27日,人民网深圳给出的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姐妹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立刻引起了全球研究人员的关注。按照贺建奎给公布的结果看,研究团队对双胞胎姐妹CCR5基因进行编辑修改(通过CRISPR-Cas9技术对胚胎进行编辑),是在她们尚处于胚胎未植入母亲子宫时,这样的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面对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贺建奎的研究成果陷入了巨大争议中,除了技术上遭到质疑外,基因编辑婴儿也突破了道德底线位生物医学领域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称,这次试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而北大、清华相关领域教授也发声,认为目前编辑基因技术上还行不通,后果将是不可预测的严重。

  面对如此受争议的研究成果,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表示已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而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也强调,组织力量展开调查,并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至于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也公开回应,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项目违背学术伦理。

  深处争议旋涡中心的贺建奎,11月28日现身正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上,在演讲中他公开道歉,称试验结果因为保密性不强数据被泄露,故借此场合与大众分享相关数据,同时他还对整个团队对研究及成果总结作出努力,以及南方科技大学表示感谢。

  对于贾跃亭来说,乐视这个大生态资金断裂后,他找来了孙宏斌来为生态续命,随后自己选择去美国继续经营法拉第未来,在他看来电动汽车要比其他业务更有想象力,融资速度也会更快,当然这也是他东山再起最后的依靠了。躲在美国可以暂时抛开那些债主安心造车,不过对于贾跃亭来说,最大的难题还是资金,因为想要盘活法拉第未来,让FF91顺利量产,需要雄厚的资金。在外界的质疑声中,今年6月25日,贾跃亭拉来了超级金主恒大。许家印以67.46亿港元入主法拉第未来,给FF91的量产带来的希望。

  随后双方开始了蜜月期,恒大在广州南沙建工厂,为法拉第未来国内布局做准备,而按照许家印的布局来看,恒大入除了要加速FF的入市与量产,还要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技术进步与发展,并从中分得一杯羹。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今年国庆假期的最后一晚,贾跃亭和许家印彻底闹掰,原因是法拉第未来用完了当初恒大投资8亿美元,并希望履行承诺把后续7亿美元及时打入账户,但此举遭到对方的拒绝,随后双方法院对峙。

  恒大撤资的同时,贾跃亭在寻求新的投资,希望能够把他们彻底踢出局,虽然两家公司的官司到现在还没有最终定论,但是陷入资金荒的法拉第未来,已经没办法继续傲娇下去了,美国员工裁减的仅剩500余名,且全部降薪(包含所有高管),贾跃亭则宣布仅领1美元年薪,为了能够保存实力迎接新的投资。

  法拉第未来让贾跃亭举步维艰的同时,乐视欠债的烂摊子也需要他来处理,截至11月14日,乐视网及子公司累计被诉案件达42起,诉讼标的额86.69亿元,这些都让贾跃亭头疼不已,而一些被欠债的商家更是被逼到选择去美国要债,目前美国加州法院冻结了贾跃亭在法拉第未来公司的股权,并对其位于加州的豪宅发布保护令。

  在互联网领域创业不易,即便是已经成名的大公司,也是每天都担心着。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进入这个今年最受争议CEO榜单,一点都不奇怪,为了保持独立发展,这位年轻的掌舵者拒绝了滴滴、阿里巴巴的收购邀约,在外界看来戴威的确很倔强,他不愿意将自己辛苦创办的公司,交给别人来管理。

  从2018年春节过后,不断有ofo的不利消息传出:供应链欠款、用户押金挤兑、资金链即将断裂、股东阻止ofo拿下一轮融资,其实仔细分析后你会发现,这些不利消息的核心,都跟ofo是否还有钱可用有关。资金捉襟见肘,让戴威疲于在巨头之间游说,为的是能够暂时拿到资金,然后度过危急关头。

  不过事情并没有好转的迹象,特别是从11月中旬开始,ofo在全国多地分公司传出更换办公地点;另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部分案件已达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审理之中,更要命的是,越来越多的用户在催促ofo,索要99元或199元不等的押金,这成为了一根重如泰山的“稻草”,压在了ofo头上。

  在摩拜“卖身”美团的终局参照下,戴威出人意料的想要让ofo独立发展,确实超出了外界的预期,而他就是要“战斗到底”,试图在巨头控制的生态里,拼死一搏,无奈资金匮乏,他们海外事业部关停,总部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同时高管层变动剧烈,不知道这样情况下戴威和他的ofo还能苦撑到何时?

  2002年,刘立荣选择新的创业,这次他选择进入手机行业,同年成立了金立,决心大干一场。在那个功能机时代,他们请来了刘德华代言,用一遍又一遍的广告和全国线下丰富的渠道卖场资源,获得了长足的发展,曾经最辉煌的时候,2010年左右占据了中国国产品牌手机第一的地位。

  在功能机时代,金立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是当之无愧的大佬。随后进入智能手机时代,金立虽然在发展策略上略有迟缓,但是策略调整后,他们同样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比如在2016年,金立出货量达4000万台,位列国产品牌第五,仅比第四的小米少200万台。

  就是这样一家成立了16年手机公司,在2017年年底的时候迎来了巨变,因为在年底的股东大会上,公司账户上的资金被挪用了超过60亿,这意味着什么?公司已经没办法正常进行下去了,拖欠供应链的资金没有办法偿还,欧菲光率先向法院起诉了金立,并申请冻结了公司和刘立荣的所有资产,事件一出立刻引起了连锁反应,越来越多的供应商,开始上门要求刘立荣马上归还他们的债款。

  对于金立流动资金减少被清清,有公司内部员工表示,刘立荣挪用公款去塞班赌博损失了超过100亿元,而这件事被刘立荣证实了,不过他强调,赌博输的并没有这么多,十几亿是有的。进入2018年,刘立荣一直在等待,会不会有孙宏斌之于贾跃亭一般的白衣骑士救场。被欠着巨额债款的供应商们也在等待,与其摧毁金立两败俱伤,不如静待金立的转变,但事与愿违。按照最新消息看,深圳中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而刘立荣也强调,预计下个月就可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之后就是法院接管了。用三五年时间全额偿债是金立能做到的,也是他现在最大的心愿。

  2018年3月17日,美国纽约时报率先曝光了剑桥分析未经用户许可,即使用Facebook用户个人信息的行为,此事出来后,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作为用户隐私的保护方,Facebook居然故意私自调用、出售个人信息,这已经触碰了用户的底线,不过事情远没有爆发的这么简单,因为还有更严重的。

  Facebook承认了剑桥分析公司不正当使用了8700万未经授权的Facebook用户数据,不过很快他们再次表示,黑客利用其控制的40万个账户获得了3000万Facebook用户账号的访问令牌。这些令牌让用户可以在不输入密码的情况下,登陆Facebook个人主页。这就更激发了用户的愤怒,“删除Facebook”一时成为热门标签。

  受到这些不好因素的影响,Facebook公司的股价从今年3月份开始疯狂下跌,公司股价一度蒸发590亿美元,更让扎克伯格难受的是,公司股东会联名要求他交出权利(扎克伯格的绝对控制权助长了Facebook的数据隐私危机),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议会甚至要求扎克伯格亲自出席用户信息被盗、偷用的辩证会,最后这些统统被拒绝。

  目前,Facebook的这些危机还没有解除,而扎克伯克的麻烦也越来越多,一些美国的主要基金也开始要求他放弃公司主席的身份,更重要的是,现在事情已经闹到了扎克伯克不下台,这些股东就不同意的地步,因为用户、外界都想要他们给出一个交代。

  素有铁娘子之称的董明珠,今年格外受人关注,因为她跟雷军的那场价值10亿元的赌局揭晓了。对于雷军来说,他没有让小米在5年时间内营收超过格力,但互联网企业对制造业企业冲击力,还是让董明珠明白了,要紧跟风口的道理。其实这场赌局背后也展示了两家企业的共性,小米代表的互联网模式与格力代表的制造业模式正在深度融合,格力在发展家庭互联网,小米亦在布局全屋家电。

  相比雷军,董明珠更爱冒险,2015年12月她以个人身份入股银隆,并且还通过自己的人脉,让京东、万达也进入投资,其行动已经说明,她看好新能源汽车领域,想要入局成为这个市场的玩家,但是这个投资是失败的。在今年的央视财经论坛上,董明珠表示,银隆真的就是窟窿,虽然投资失败,但她并不后悔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

  女强人董明珠不服输,对于今年的自主芯片热潮,她再次选择入局。今年11月30日,格力电器给出公告称,投资30亿元间接入股安世半导体,而他们也就间接成为了闻泰科技的重要股东。对于这样的行为,外界并不好看,但董明珠强调,格力要做自主芯片,而且是很认真的去做。

  不可否认,现在自主芯片是一个新的发展热潮,但是董明珠选择第一时间入局,更多的也是有自己的考量,比如这可以为格力发展空调芯片、通讯和智能家居以及汽车电子业务均提供重要的战略支撑。看起来虽然很美好,但是最终结果是不是会按照董明珠的设想去发展,就要用时间来证明了。

  摆过地摊、倒卖过药草、做过期货、走私过汽车、做老师等,最终罗永浩新的创业选择进入了手机圈。从2012年公司成立到现在,锤子科技主营业务手机就一直都没有什么质跃的发展,不过靠情怀和个人魅力,还是吸引了小部分用户群体,但对于公司的整体发展来说,想要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国内手机市场存活下来,还远远不够。

  今年11月份,有媒体报道称,锤子科技陷入了巨大的资金危机,内部超过60%以上员工会被裁掉,很快罗永浩对此消息进行否认,并强调无中生有,不过这还不算完,随后网上再次出现了锤子给员工发不起工资的消息(曝光的内部邮件显示锤子11月工资难发)。除了这些外,一些全款预订的用户还发现,锤子刚发的新品空气净化器,被延期交货1个月以上,事先并没有任何告知,这也引起了外界的猜测,锤子已经进入到了没有钱生产的地步了。

  陷入沉默的锤子科技,已经悄悄对公司进行了调整,北京锤子数码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发生了变更,由罗永浩变为老同事温洪喜。老罗从董事长变为了执行董事,之前的9位董事全部退出,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改成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对于这个调整,有人说这是锤子要进一步融资了,也有人说,这是老罗的“帷幕降临”。还未到七年之痒,最会熬鸡汤的老罗,终究没能让情怀暖了这个暗沉的冬天。

  2018年9月17日,网秦(现更名为凌动智行,转型智能汽车领域)公关给出消息称,林宇指使雇佣的安保人员偷盗飞流公司公章,伪造飞流CEO任命书,飞流公司报警后,林宇及所雇佣的安保人员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和平里派出所警方带走协助调查。据了解,飞流公司为网秦前子公司,但目前两公司董事长均为史文勇,而这件事牵扯出了网秦史文勇和林宇的恩怨。

  史文勇与林宇共同创立发展了网秦,作为创始人身份的林宇于2014年年底离开了网秦,按照林宇的说法,他是被离职的,史文勇重置了他的邮箱,捏造了自己要辞职的假邮件,而双方争论的焦点也出现了公司的控制权上,还有那5.12亿元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争议焦点在于史文勇私自挪用公司现金进行质押贷款),这是史文勇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一半预付款。

  其实双方恩怨再次爆发,是林宇率先发声的,其在2018年9月10日突然表示,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自己被网秦现任董事长史文勇绑架13个月,期间受到非人折磨,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但很幸运被北京警方解救,同时他还公开喊话,表示自己重回网秦成为公司的负责人,对此史文勇回应,他仍在在公司正常履职,并且没有对林宇做出任何违法行为。

  局外人很难从各个版本中厘出真实的细节,不过从高中同学到创业伙伴,林宇和史文勇从信任到破裂。这家公司未来走向会是怎样,只能交给时间来回答了。

  2010年王劲宣布加入百度,在这7年工作时间里,他作为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把自动驾驶搞的风生水起,但是做得不管多好,也是给别人打工,于是王劲宣布离职,开始自己创业,后来加入了景驰科技,继续着自己的自动驾驶事业,由于在该领域积累了很高的威望,成为景驰科技CEO后,王劲拉来了不少投资。

  自立门户也做自动驾驶,这显然是要跟前东家对着干的节奏,于是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机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创立的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年2月26日,景驰科技暗示王劲由于“个人家庭原因”离职,而3月份景驰科技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双方握手言和,而此时王劲已经在景驰科技中难觅身影了。

  对于王劲来说,离开百度是早晚的事,因为他的理念与李彦宏与百度的不合,后者是绝对不允许把自动驾驶项目单独拆分出来,特别是陆奇的到来,更加剧了矛盾的爆发,因为王劲下属的自动驾驶事业部以及张亚勤下属的智能汽车事业部和车联网业务全部整合起来,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统一由陆奇来掌管,这一重大的人事变更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王劲想象力的发挥,所以离职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百度自动驾驶前技术核心人物出走,加入景驰科技后,让后者在无人驾驶上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这显然是百度最不能忍受的,即便他们没有造车的打算。随着景驰科技并入Apollo开放平台后,也意味着公司已经走上了“去王劲化”的道路,而王劲可能被百度限制参与任何跟无人驾驶技术相关的商业活动。

TAG标签: 科技人物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